弥岚w

这里留给Taylor,Adams,还有天使姐姐和莱耶斯。

——敝旧的太阳弥漫在空气里像金的灰尘,微微呛人的金灰,揉进眼睛里去,昏昏的。
“当我抬头的时候,你就在这里,在我的眼前。”“从前是,如今也是。”
   
我固执地假装忘记了什么,但是我记得小时候,有满是阳光的院子。先生被许多孩子围在中间,他们几乎都比我稍大一些。
院子里热闹,先生喜欢清静,但他从不讨厌这样的热闹。所以他总是笑着。
我总是怯于去参与那样的热闹,所以,先生看不见我。
这样想着的我开始躲着这种热闹,连带着躲避亮的晃眼的光,蹲在檐下的角落里,低头听他们笑。
但是先生走了过来,我抬头时看见他,阳光斜斜的经过他脸上。然后他笑着,抱起我,走到庭院中间坐下来。

我还记得我要...

2015-12-20

[ 堂前仍识,春燕归早 ]

“先生,为什么…要叫我春燕呢?”

“你是燕子啊。”

记忆中红袍的他笑着看向我,那时的我才多大呢……还不及他肩膀高吧?

“那为什么我是燕子呢?”

“燕子,你要记住,”

“你是王家的燕子,归来堂前的旧燕,也是…傍雨初生的新燕。”

旧燕?新燕?

多年过去,我早已不是拽着先生袖子不撒手的小姑娘了,却从未理解过先生这一番话。

当年燕子知何处?
卷帘应认得,旧家王谢。
……

栖息数年情已厚,无论何时,无论新旧,总是王家的燕子。

“先生是怕我,忘了回家的路吧。”

“怎么会呢…”我会一直跟在你的身后。

从出现在世上的那一刻起,我便注定与你相伴而行。

我与你见过太多的生死,太多的兴衰。...

2015-10-23


我在他身边陪伴数千年.
见过他盛世的风华,见过他衰败的景象.
见过他瘦弱的身骨,见过他狰狞的疤痕.

却从未见过他落泪.

曾经看着那猖獗的军队,撕扯着他的血肉,他没有哭;曾经看着那贫瘠的国土,荼毒着他的子民,他没有哭.

“先生教我念词吧!”我看见多年前的自己跟在他的身后,时赵宋之年.白襕屠苏,温文尔雅,一反前朝的盛气凌人.
我听他吟,“把吴钩看了,栏杆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。”
却不懂那悲歌慷慨,反去喜欢婉约哀怨凄戚的词曲.

我不懂我是以什么样的身份伴于他侧的,算不得他姊妹的我,一无是处.

现在的他一身红袍如火,安定地遁于太平盛世的角落,品茗香.有时会看着空落的屋院问我:“燕子……我是...

2015-07-19

© 弥岚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