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岚w

这里留给Taylor,Adams,还有天使姐姐和莱耶斯。

You are not alone

亲爱的莱耶斯:

一切都和往常一样,一件件相似的事情在我面前发生,每天都过得像一个循环,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
又有一条生命从我眼前离去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已经能平静的面对这样的事情了。

那是一个孩子。他去世之前,我看着他痛苦的呼吸,嘴巴张得很大,非常用力地喘着气。他想活下去,莱耶斯,我想要救他,但是我到他身边时,他的眼睛和嘴巴都闭上了。

每天都有无数人在死去。我只能这样告诉自己,他不过是恰巧被你看到罢了。

然后这样我就会不再难受了。

骗人的,我怎么可能会平静的面对死亡。每次看到那些尸体,男女老少,我都会萌生出那种怪异的想法。

尤其是在你离开之后,这种想法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。

他们都死了,为什么我还能活着?

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记得,莱耶斯,我刚刚加入你们,你递给我一把手枪,并且说要教会我怎么去使用。我当时想,天啊,我是个医生,我不是来这里学怎样杀人的。

我拒绝了你。你掰开我的手,把手枪塞到我手中,然后跟我说了一句很老套的话:要么你杀别人,要么别人杀你。

其实这句话对我一点用都没有,莱耶斯,你应该明白我不怕死。我亲密的人大多都死了,我的双亲和年少时的挚友,都是在我面前死去的。

我把手枪丢到了地上。

但是第二天,你就老套的因为保护我受了伤。尽管过去了很长时间,我还是记得很清楚,左边的胳膊上嵌进了一颗子弹。

我去找你拿那把手枪的时候,你看着我,露出了少见的,不带嘲讽意味的笑,甚至还开玩笑地说,如果我昨天就这样的话,你就不会吃这颗子弹了。说真的,莱耶斯,这句话让我很难过。

于是你教我的时间比你名义上的那个学生还要长的多。这把手枪后来救过我很多次,某种程度上来说,相当于你救了我的命。在你离开以后也是这样,于是我就这么奇怪的自我安慰着。

莱耶斯,其实我很多时候都想着死了算了,在我杀了人,或者没能救活别人的时候。我总是觉得我活着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
死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。我有那么多熟悉的药物,锋利的手术刀,还有枪。

都是既可以救人,害死人也轻而易举的东西。

莱耶斯,不知道你信不信,我活了这么久,不过是因为你的几句话。

就是那一次,我在手术台前,手边摆着刀、手枪,还有麻醉药。我不知道闯进来的你是怎么看出我自杀的意图的。

相处那么久,我知道你很不会说话。但是你还是告诉我,这个队伍离不开我。你当时很激动,莱耶斯,甚至还很生气。
  

最后你说,你给我好好活下去,如果你非要自杀,那我陪你这个傻子去死。
 
 
这句话在我耳边萦绕了好多年,现在也是。

其实它已经失去作用五年了。

 
就在今天晚上,你死去的日子,我终于反应过来,如果我离开的话,再也不会有人因为我而死了。

我亲爱的莱耶斯,我终于可以回到你身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安吉拉。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1 )

© 弥岚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