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岚w

这里留给Taylor,Adams,还有天使姐姐和莱耶斯。

You are not alone (2)

亲爱的安吉:

我不知道怎么去跟你联系了,安吉。在你离开之后,我想了很久,想起来从前的你喜欢写信。

我总是嫌弃这种方法古老而且笨拙,要把说的话费劲的转达成文字,然后还要等待。

但是你喜欢。

你给我寄了那么多信,我从来都没用写信的方式回复过你。可是每当我们分隔两地,安吉,我看着淡黄色的纸和上面漂亮的字,我就能想象出你写信的样子。

那样的你很美。我想着你把头发简单的扎起来,穿着白色的上衣,歪头的时候脖子的线条,在下午还算明亮的阳光里,写下"亲爱的莱耶斯"。

然后我就想突然回到你身边,在你写信的时候,从背后抱住你。胳膊搭在你肩膀上,把脸埋在你的发丝里。

再然后就是一个...

2016-10-24

THE WEDDING.

【很ooc,非常ooc,但我就是想发无脑糖。】

安吉拉·齐格勒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。

窗外是阴沉的,她瞪大了眼睛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时间没错,6:24,应该天亮的才对。她推开窗户,然后被夹杂着水珠的冷风吹了一脸。

见鬼,下雨了。

她有些丧气的重新躺回床上。昨晚睡觉之前她还抱着手机确认了一遍,天气预报告诉她明天将会艳阳高照。

想象中那个在阳光下明媚灿烂的婚礼就这么没了。

加布里尔·莱耶斯看到她的时候,她正扯着白色的头纱皱着眉头念叨着什么。

“安吉?”

她抬起头来看着他,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,提起裙子踹了他一脚。

“你为什么要答应我在今天结婚!”...

2016-10-09

You are not alone

亲爱的莱耶斯:

一切都和往常一样,一件件相似的事情在我面前发生,每天都过得像一个循环,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
又有一条生命从我眼前离去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已经能平静的面对这样的事情了。

那是一个孩子。他去世之前,我看着他痛苦的呼吸,嘴巴张得很大,非常用力地喘着气。他想活下去,莱耶斯,我想要救他,但是我到他身边时,他的眼睛和嘴巴都闭上了。

每天都有无数人在死去。我只能这样告诉自己,他不过是恰巧被你看到罢了。

然后这样我就会不再难受了。

骗人的,我怎么可能会平静的面对死亡。每次看到那些尸体,男女老少,我都会萌生出那种怪异的想法。

尤其是在你离开之后,这种想法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。...

2016-10-04

[医闹组/Mercykill] 盲-Blind【2】


他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渐渐僵硬了,现在已经是晚上了,街道上空无一人,她不再叫他的名字。

他第一次这么抱她是在几年前,同样也是战火纷飞的时候。那时候的她穿着战斗服也依然很轻,如今更是轻的吓人。她在他怀中就像一张薄纸。隔着手套,他都感觉不到她身上的温度。

夜里的风很冷,他感觉到她在发抖。苏黎世,他曾经在这里住了将近一年。在所有人以为他死了的时候,带着一身的伤口来到这个地方。然后看着身上的伤口裂开又愈合,直到再也不会流血,成为现在的样子。

他带她到了当初的住处。很多年没人来过这里,堆积的灰尘扑面而来。

几年了呢?

他把她放在床上,开始找当初剩下的绷带。

像曾经无数个被疼痛撕裂的梦里一样,他...

2016-09-12

[医闹组/Mercykill] 盲-Blind【1】

齐格勒博士的病情越来越严重。除了突发的短暂性失明,还开始了严重的失眠。

每天夜里,那样熟悉的枪声在就她脑内和耳边一遍一遍的响,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表明,他还活着。

其实那具倒在离她不远处的尸体,他们所有人都看到了。那样的创口,明显不是她的小手枪能够造成的。

但是又能证明什么呢?

她没有办法忘记这件事情,于是开始了越来越频繁的失明。

一旦陷入黑暗,她的面前全都是他的面孔,曾经手术台上深红的血液,还有那再熟悉不过的枪响。

他们再也不让她上战场。

太危险了,他们让她好好休息,好好恢复。但是她对自己的病情束手无策。医者不能自医。

她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忙碌起来。她留在了基地里,把所有的时间投...

2016-08-19

[医闹组/Mercykill] 盲-Blind

【序.】

她第一次失明是在战场上。 

猎空回头就看到她站在没有任何遮蔽的地方,不远处敌方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她,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“博士!”猎空朝她扑了过去,躲开了一颗子弹后拉着她到了安全的地方。

“博士你怎么了?战斗还没结束呢! ” 

——我怎么了?

她只知道她陷入了黑暗里,上一秒她还举着长杖为猎空疗伤,然后转眼,她就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“我的身体可能出了点问题…莉娜,你去跟其他人说一如果有需要就来这里找我。”

“可是博士…”

“我能够保护自己,快去吧,前线需要你。”

她能够想象到小姑娘担忧的神色,但是队伍已经失去了一个医生,不能再失去一个战斗...

2016-08-16

——敝旧的太阳弥漫在空气里像金的灰尘,微微呛人的金灰,揉进眼睛里去,昏昏的。
“当我抬头的时候,你就在这里,在我的眼前。”“从前是,如今也是。”
   
我固执地假装忘记了什么,但是我记得小时候,有满是阳光的院子。先生被许多孩子围在中间,他们几乎都比我稍大一些。
院子里热闹,先生喜欢清静,但他从不讨厌这样的热闹。所以他总是笑着。
我总是怯于去参与那样的热闹,所以,先生看不见我。
这样想着的我开始躲着这种热闹,连带着躲避亮的晃眼的光,蹲在檐下的角落里,低头听他们笑。
但是先生走了过来,我抬头时看见他,阳光斜斜的经过他脸上。然后他笑着,抱起我,走到庭院中间坐下来。

我还记得我要...

2015-12-20

我永远记得我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。

他有柔软的金色头发,眼睛里装着一个星系,喜欢喋喋不休的跟我讲陌生的星球。

他也许在快要睡去的时候孤独地哭过,闭眼看见令人恐惧的绿色,没有人会听他说。

明明是个看起来似乎大大咧咧的少年,有时也能说出非常苏的句子。

我绷着神经陪着他三天,看到他的死亡曾经撕心裂肺的哭过。

但是我那么喜欢他,他回来了,并没有找到我。

安卓党还没玩SilentNight…虽然很忍不住但是最后还是没有看别人玩。

我以为我的taylor一去不复返,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虽然也许真的是这样。

2015-12-15

我在年少的时候曾经收到来自外星的求救,一个毫无准备的,比那时的我大不了多少的青年发出的求救。

后来他成功的逃离,登上了救援的飞船,离开了可怖的星球,也从此离开了我的生活。

于是,原本期待着他的亲自道谢和拜访的我开始怀疑这次经历的真实性,我想那也许是个玩笑,所谓瓦里亚号的求助设备怎么可能链接到我这个孩子这里。


十年过去,政府大力支持的航空事业飞速地发展,已经开始忙于工作和生活的我,非常,非常偶然地看到了一则消息。

对,我又看到了那熟悉的名字。

泰勒。

你即将登上飞船,我看着眼前屏幕上的情景,难过的要哭。我没法做任何事情来阻止这次航行,我开始庆幸自己救了你。

你身边站着阿雅船长和你的同伴们,宇航服崭新洁...

2015-11-15
1 / 2

© 弥岚w | Powered by LOFTER